論語集説/公冶長第五

提供: Wikisource
ナビゲーションに移動 検索に移動

公冶長第五案 以文曾友。以友輔仁。友者所以輔一仁也。不擇焉。此篇記門人及古今人物得失。乃擇友取人之法也。故以次前篇

朱注 此篇皆輪二古今人物賢否得失。蓋格物窮理乃一端也。凡二十七章。胡氏以爲。疑多子貢之徒所記云。


15ページ

子謂公冶長、可也、雖縲紲之中。非其罪、以其子之。

集解
孔安國曰公冶長,弟子,魯人也。姓公冶,名長。縲,黑索也。紲,攣也。所以拘罪人
集疏
皇侃云、別有一書、名為論釋、云公冶長從衛還魯、行至二堺上、聞烏相呼、往清溪、食死人肉。須臾見一老嫗當道而哭。冶長問之。嫗曰、兒前日出行、于今不反。當是已死亡。不在。冶長曰、向聞烏相呼往清溪上レ肉。恐是嫗兒也。嫗住看、即得其兒也。已死。即嫗告村司。村司問嫗、從何得之。嫗曰、見冶長。道如此。村官曰、冶長不殺レ人、何縁知之。囚録冶長、付獄主。問冶長何以殺一一レ人。冶長曰、解鳥語。不人。主曰、當之。若必解鳥語。便相放也。若不解、當死、駐冶長獄六十日。卒日有雀子、縁獄柵上相呼、嘖嘖洸洸。冶長含笑。吏啓主。冶長笑雀語是似鳥語主教冶長。雀何所道而笑之。冶長曰、雀鳴嘖嘖洸洸。白蓮水邊、有車翻覆黍粟、牡牛折角、収斂不盡、相呼徃啄。獄主未信、遣人往看、果如其言後又解猪及燕語、屢驗。於是得放。然此語乃出雜書、未必可一レ信、而亦古舊相傳云、冶長解鳥語故聊記之也。范寧云、公治名芝、字子長也。邢昺云、案史記弟子傳云、公冶長齊人而此云魯人、用家語說也。張華云、公冶長墓在城陽姑幕城東南五里所墓極高。舊說冶長解禽語故繫之系縲紲其不經、今不取也。
朱注
或謂治長解禽語其義而已。今雀能為韻語奇矣。春秋雀能識沈約韻更奇、此未以破其妄也。記云、嘖嘖洸洸。卽 是雀語。冶長翻之。以為韻語古韻雖殊。其理本通 。未必盡與今韻相違此相難但村字、六朝以下始有之。而記中用之。則其為好事者偽撰審矣。故皇侃疑之。邢昺删之。不復須後人辨駁也。而仍載之者。聊博異聞耳。注以長為名。疏姓公。名治長。范云、名芝。字長。以論語書法之。范說似長。孔云。魯人。與史記違者。別有據。家語王肅偽撰。殆肅釆此注孔用家語、也。紲邢本作絏。五經文字曰、絏本文従世、綠廟諱偏傍今經典準式例變。今従皇本注公治長。邢本作治長亦従皇本

16ペー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[朱注]公冶長孔子弟子。妻爲二之妻一也。縲黒索也。縲孿也。古者獄中以二黒索拘二孿罪人一。長之爲レ人無レ所レ考。而夫子稱二其可妻。其必有二以取之矣。又言其人。雖二嘗陥二於縲絏之中。而非レ其罪。則固無害二於可レ妻也。夫有レ罪無レ罪。在レ我而已。豈以自レ外至者一爲榮辱一哉。 子謂二南容一邦有レ道不レ發邦無レ道免二於刑戮一。以二其兄之子一妻レ之 [集解] 王肅日。南容弟子南宮絡。魯人也。字子容。不レ發言レ見レ用。集疏皇侃云。昔時講説。好評上公冶南容徳有二優劣一。故妻有二己女兄女之異。侃謂二人無二勝負一也。卷舒隋レ世。乃為レ有レ智。而枉濫獲罪。聖人猶然。亦不得以二公冶一為劣也。以二己女一妻二公冶。兄女妻二南容一者。非レ謂レ權二其輕重一。正是當二其年相稱一而嫁事非一時。在レ次耳。則可レ無レ意二其間一也。邢云。史記弟子傅云。南宮适字子容。鄭注二壇弓云。南宮孟僖子之子。南宮閲。以昭七年左氏傳云。孟傳子將レ卒。召其大夫云。属説與忌於夫子。以事仲尼。以南宮爲氏。故世本云。仲孫貜生南宮絇。是也。然則名适又名閲字子容氏南宮。本孟氏之後也。        [案]自二命士一以上。父子異レ宮。故有二東宮一。有西宮。有南宮。有北宮。子容處南宮一。焉。説寛閲通。皆有二容義一'斜体文下付き文字


17ページ

子謂子賤

〔集解〕孔安國日。子賤魯人。弟子宓不齊。


君子 ナル哉若カクノゴトキ人。魯 ニ クバ君子者。斯  レ  ゾ ラント  ヲ

〔集解〕包圍咸日。若人者若此人也。若魯無君子者。子賤安得此行而學行之
〔朱注〕子賤孔子弟子。姓宓名不齊。上斯斯此人。下斯斯此徳。子賤蓋能尊賢取友以成其徳者。故夫子既歎其賢。而又言若魯無君子。則此人何所取以成此徳乎。因以見魯之多賢也。○蘇氏日。稱人之善。必本其父兄師友。厚之至也。


子貢問日。賜也 ヤ何如。子日。女ナンヂ ハ器也。

〔集解〕孔安國日。言女用之人。


日何  ノ  ゾ也。日瑚璉也。

〔集解〕包咸日。瑚璉桼稷之器。夏日瑚。殷日璉。周日簠簋。宗廟之器貴者。
〔集疏〕邢日云。明堂位説四代之器云。有虞氏之兩敦。夏后氏之四璉。殷之六瑚。周之八簠。注云。皆桼稷之器。制之異同未聞。如記文。則夏器之名璉。殷器之名瑚。而包咸鄭玄等説此論語。賈服杜等注左傳。皆云。夏日瑚。或別有據。或相從而誤也。毛奇齡云。正義所引論語左傳注。此必相從沿誤者。翟灝云。説文解字璉字下云。瑚璉也。徐鉉注日。今俗作璉非。
〔案〕桼稷民之天也。盛之於宗廟之上。以享祖先。器之至貴者也。今以喩子貢。則子貢爲廟堂之重器知矣。子貢周人。不簠簋而言瑚璉。取其聲。無他義也。賈服包鄭皆名儒。況以鄭之精於禮明堂位之文。而沿先儒之誤。疑諸儒所見明堂位。作夏后氏之四瑚。殷之六璉。今本誤互易之耳。
〔朱注〕器者有用之成材。夏日瑚。商日璉。周日簠簋。皆宗廟盛桼稷之器。而飾以玉。器之貴重而華美者也。子貢見孔子以君子子賤故以己爲問。而孔子告之以此。然則子貢雖於不器。其亦器之貴者歟。


或日。雍也 ナルモ而不 ナラ

〔集解〕馬融日。雍弟子仲弓名。姓冉。


子日焉  ゾ ヒン  ヲ。禦アタルニ テシ口給

八項

君子之于天下。無適無莫。直以適莫。主愛悪言。若李爕傳。稱爕拜議朗。所交皆舎短取長。 成人之美。其時潁川賈彪苟爽。雖倶知一レ名。而不相能。爕並交二人。情無適莫直以適莫。 言爕之用情無厚薄。則是漢魏解經。先後一轍。不惟論説。兼見行事

適主也。學而篇主忠信。鄭云。主親也。意之所主。必親必厚。皆引伸之義也。莫定也。定靜也。意之所薄。靜而不動。故范甯以爲厚薄。厚薄卽親疎也。物毛所引證。皆不此義。但諸家主人而言之。獨物以爲去就之義。果如諸家説。經當君子之於人也。詳味天下三字。物説得之。何云。無貪慕。適亦訓主。讀莫爲慕。専以就言之。非也。邢本無何注。今從皇本

朱注適専主也。春秋傳日。吾誰適從是也。莫不肯也。此從也。○謝氏日。適可也。莫不可也。無可無不可。苟無道以主一レ之。不於猖狂自恣乎。此老佛之學。所以自謂心無住而能應一レ變。而卒得罪於聖人也。聖人之學不然。於可無不可之間義存焉。然則君子之心果有倚乎。

子日。君子懷ヘバ

集解孔安國日。懷安也。

小人懷

集解孔安國日。重遷。

君子懷ヘバ

集解孔安國日。安於法

小人懷

集解包咸日。惠恩惠。

集疏李充云。導之以德。則民安其居。而樂其俗。鄰國相望而不相與往來。化之至也。齊之以刑。則民懷惠利矣。夫以刑制物者。刑勝則民離。以利望上者。利極則生叛也。物茂鄕云。君子小人以位言。懷者思而弗措也。如女懷春之懷。翟灝云。説文刑罰辠也。國之刑罰也。从井刀。以刀守井。割其情也。論衡四諱篇亦云。刑之字井與刀也。字義與刑有別。經典相承借用。學齊佔畢懷刑乃懷思典刑而則傚之。字形○失。畸論遂縁之起矣。

○刑借用○久此章當罪爲一レ正。章意則李物説盡之矣。

朱注懷思念也。懷德謂其固有之善。懷土謂其所處之安。懷刑謂法。懷惠謂利。

19ぺーじ

於心術之微。則毫不自得。不其爲信。此聖人所知。而開自知之。其材可以仕。而其器不於小成。他日所就。其可量乎。夫子所以說之也。

子日。道不ハレ。乘バン於海。從我者由也ナル

集解
馬融日。桴編竹木。大者日栰。小者日桴。

子路聞之喜

集解
孔安國日。喜己俱行

子日。由也好ムコト勇過ギタリ。無

集解
鄭玄日。子路信夫子欲行。故言好勇過我。無材者。無於桴材。以子路不微言。故戯之耳。一日。子路聞孔子欲海。便喜。不復顧望。故孔子歎其勇。日過我。無取哉。言唯取於己。古字材哉同。
集疏
翟灝云。蘇氏論語拾遺。如鄭氏前說。程子遺書日。材與裁同。集注因之。
邢本於作于。凡論語引詩書外。不于字。唯爲政篇志於學及此經。邢本作于。而皇本並亦作於。四書通及文選嘯賦注引同。今從之。由也與邢本無也字。今亦從皇本及漢書地理志注。大平御覽人事部所引。一日以下。乃何晏注。翟灝以爲鄭說。非也。
朱注
桴茷也。程子日。浮海之歎。傷天下之無賢君也。子路勇於義。故謂其能從一レ己。皆假設之言耳。子路以爲實然。而喜夫子之與一レ己。故夫子美其勇而譏其不一レ度事理。以適於義也。

孟武伯問。子路仁ナル乎。子日。不也。


集解
孔安國日。仁道至大。不全名也。

又問。子日。由也。千乘之國。可使其賦也。

集解
孔安國日。賦兵賦。

其仁也。求也何如。子日。求也千室之邑。百乘之家。可使也。

集解
孔安

20ページ

國曰。千室之邑。卿大夫之邑。卿大夫稱家。諸侯千乘。大夫百乘。宰家臣。
集疏
朱熹云。千室大邑。百乘卿大夫之家。宰邑長家臣之通號。

其仁也。赤也何如。子曰。赤也束帶シテ立二於朝一。可使賓客也。

集解
馬融曰。赤弟子公西華。有容儀。可使行人

其仁也。

仁道至大。三子才徳雖優。未全名。然亦非不仁者也。故以知答之。千室之邑。公邑也。公邑采地之長。通謂之宰
朱注
子路之於仁。蓋日月至焉者。或在或亡。不必二其有無一。故以知告之。」賦兵也。古者以田賦兵。故謂兵爲賦。春秋傳所謂悉索敝賦是也。言子路之才。可見者如此。仁則不知也。」千室大邑。百乘卿大夫之家。宰邑長家臣之通號。」赤孔子弟子。姓公西。字子華。

子謂子貢。曰女ナンヂ囘也孰レカ

集解
孔安國曰。愈猶勝也。

對曰。賜也。何敢望マン。囘也。聞一以知十。賜也。聞一以知二。子曰。弗シカ也。吾與女弗也。

集解
包或曰。既然子貢不如。復云吾與女倶不如者。蓋欲三以慰子貢也。
集疏
皇侃云。張封溪曰。一者數之始。十者數之終。顔生體有識厚。故聞始則知終。子貢識劣。故聞始裁至二也。秦道賓曰。爾雅云。與許也。仲尼許子貢之不如也。邢昺云。望謂二比視。弗者不之深也。物茂卿云。孔子自言己亦不如也。亦願其宰意。聖人好賢之誠也。劉逢祿云。世視子貢。賢於仲尼。子貢自謂不顔淵。夫子亦自謂不顔淵。聖人溥博如天。淵泉如淵也。若顔子自視。又將子貢矣。以能問於不能。以多問於寡。有若無。賓若虚。聖賢所以日進而不已也


21ページ

包云。欲以慰子貢。恐非聖賢所以相待之意。秦道賓因訓與爲許。 其義益遠。唯物劉二説。深得此章之旨矣。 朱注 愈勝也。一數之始。十數之終。二者一之對也。顔子明睿所照。 即始而見終。子貢推測而知。因此而識彼。無説。告往知來。 是其驗矣。與許也。胡氏曰。子貢方人。夫子既語以暇。又問下其與囘孰愈上。以觀其自知之如何。聞一知十。上知之資。生知之亞也。聞一知二。 中人以上之資。學而知之之才也。子貢平日以己方囘。見其不一レ企及。 故喩之如此。夫子以其自知之明。而又不一レ於自屈。故既然之。 又重許之。此其所以聞性與天道。不特聞一知二而已也。 '宰予晝寢。'集解 孔安國曰。宰予弟子宰我。 集疏 翟灝云。李匡義資暇録曰。寢梁武帝讀 爲寢室之寢。晝作胡臥反。且云。當爲二晝字。言其繒畫寢室。故夫子歎之云云然亦曲爲穿鑿也。今人罕知二其由。但以爲韓文公所訓解。齊東野語曰。 嘗見侯白所注論語。謂晝字一。侯白隋人。 '子曰。朽木也。'集解 包咸曰。朽腐也。彫彫琢刻畫也。 '糞土之牆杇也。'集解 王粛曰。杇鏝也。此者以喩雖功猶不一レ成。 集疏 邢暠云。 釋宮云。鏝謂之杇。李巡曰。塗土之作具也。翟灝云。説文杇所以塗也。 從木作杇。左傳汚人以時溟宮室。音義曰。汚本又作圬。蓋杇其正體。 汚則通借。而圬爲二續作字也。 '與何誅。'集解 孔安國曰。誅責也。今我當何責於女乎。深責之。 集疏 皇侃云。與語助也。言不責也。即是責之深也。 '子曰。始ケル也。聽二其言一。而信ゼリ其行。今吾於人也。聽其言。而觀其行。於與改是。'集解 孔安國曰。改是聽言信一レ行。更聽言觀行。發於宰我之晝寢


23ページ

志者多。宜夫子之未見也。棖之慾不可知。其爲人得悻悻自好者乎。 故或者疑以爲剛。然不知此其所以爲慾爾。

子貢曰。我不欲三人之加フルヲコレヲ也。吾亦欲カランヲフル 【集解】 馬融曰。加陵也。 子曰。賜也。非爾所及也。

【集解】 孔安國曰。言不人使一レ不加非義於己

【集疏】 邢是云。諸於也。

【案】非義即陵義。馬孔異解也。不加非義於人。子貢固能及之。故孔獨解人之加諸我也。 孔子大聖。而嘗畏於匡。其過宋。垣魋欲之。 則止人使非義於己。非子貢所能及也。

【朱注】 子貢言我所上レ人加於我之事。 我亦不欲以此加之於人。此仁者之事。 不勉強。故夫子以爲子貢所一レ及。

○程子曰。我不人之加諸我。吾亦欲諸人。 仁也。施諸己而不願。亦勿レ施於人怒也。 怒則子貢或能勉之。仁則非及矣。愚謂。無者自然而然。 勿者禁止之謂。此所以爲仁怒之別

子貢曰。夫子之文章。可得而聞也。

【集解】 何晏曰。章明也。文彩形質著見。 可耳目一自修也。

夫子之言フハ天道。不而聞也已矣。

【集解】 何晏曰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。 天道者元亭日新之道。深微。故不而聞也。

【集疏】 皇侃云。子貢此歎。顔子之鑽仰也。 但顔既庶幾。與聖道相隣。故云。鑽仰之。 子貢既懸絶。不敢言其高堅。故自説聞於典籍而已。 文章者六籍也。六籍者有文字。章著煥然。 可耳目。故云。夫子文章可得而聞也。邢是云。 昜乾封云。乾元亭利貞。文言曰。元者善之長也。 亭者嘉之曾也。利者義之和也。貞者事之幹也。 謂天之體性。生養萬物。善之大者莫生。元爲施生之宗。 故言元者善之長也。嘉美也。


25ページ

𣎴脫。是也。 【朱注】文章德之見乎外者。威儀文辭皆是也。性者所受之天理。天道者。天理自然之本體。其實理也。言夫子之文章。日見乎外。固學者所共聞。至於性與天道。則夫子罕言之。而學者有聞者。蓋聖門敎不等。子貢至是始得之。而歎其美也。◯程子日。此子貢聞夫子之至論而歎美之言也。 子路有リテクコト。未ンバ行。唯恐ルヲクコト。 【集解】孔安國日。前所聞未行。故恐後有聞不並行也。 【集疏】皇侃云。子路禀性果決。言無宿諾。故前有於孔子。卽欲脩行。若未能行。則不更有聞。恐之不一レ周。故唯恐聞也。 【朱注】前所聞者。旣未行。故恐復有聞。而行之不一レ給也。◯范氏日。子路聞善。勇於必行。門人自以爲及也。故著之。若子路能用其勇矣。 子貢問。日孔文子何也。 【集解】孔安國日。孔文子衞大夫孔圉。文諡也。 子日。敏テニシ而好。不下問。是以謂也。 【集解】孔安國日。敏識之疾也。下問謂下凡在二己。 【集疏】皇侃云。以文爲諡。子貢疑其大高。故問於孔子也。邢昺云。諡法云。勤學好問日文。 【案】敏疾也。此以才言。故云。識之疾也。下問䈴位與一レ年。故云。謂下凡在二己下一也。 【朱注】孔文子衞大夫。名圉。凡人性敏者多不學。位高者多恥下問。故諡法有學好一レ問爲文者。蓋亦人所難也。孔圉得諡爲文。以此而已。◯蘇氏日。孔文子使大叔疾出其妻而妻之。疾通於初妻之姊。文子怒將之。訪於仲尼。仲尼不對。命駕而行。疾奔宋。文子使疾弟遺室孔姞。其爲人如此。而諡日文。此子貢之所以疑而問也。孔子不其善。言能如此。亦足以爲一レ文矣。非經天緯地之文也。


28ページ

其所従來漸矣。文子見崔杼殺君。而己力勢不討。故棄四十匹馬。而違去此國。劉逢祿云。春秋不出奔者。時非執政。且旋反國。故不書也。

レバ於他邦則曰。猶吾大夫崔子也。違。之ユク一邦則又曰。猶吾大夫崔子也。違之。何如。子曰。淸矣。曰仁矣ナル乎。曰未。焉ナルヲ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文子辟惡逆。去無道。求有道。當春秋時。臣陵其君。皆如崔子。無止者


集疏

杜預云。襄公二十五年。崔杼弑齊君。是時陳文子出奔。二十六年不經見。至二十七年。文子在齊。有兵之説。則文子自出奔。復反于齊。凡二年。

子文國爾忘家。文子舍利取道。皆有於仁。故疑而問之。夫子答以知。而後斷以焉得仁者。所以婉其辤也。慍字皇訓恚怒。邢訓慍懟。而李充直訓怨。與學而首章人不知而不慍相参。盒信慍古訓怨。無怒詁也。皇本作之至一邦。足利古本無之字。古本似長。今且依邢本
朱注

令尹官名。楚上卿執政者也。子文姓鬭名殻於莬。其爲人也。喜怒不形。物我無閒。知其國。而不其身。其忠盛矣。故子張疑其仁。然其所以三仕三已而告新令尹者。未其出於天理。而無人欲之私也。是以夫子但許其仁也。崔子齊大夫。名杼齊君荘公。名光。陳文子亦齊大夫。名須無。十乗四十匹也。違去也。文子潔身去亂。可謂淸矣。然未其心果見義理之當然。而能脱然無累乎。抑不於利害之私。而猶未於怨悔也。故夫子。特許其淸。而不其仁。○愚聞之師曰。當理而無私心則仁矣。今以是而觀二子之事。雖其制行之高若及。然皆未以見其必當於理。而眞無私心也。子張未仁體。而悅於苟難。遂以小者其大者。夫子之不許也宜哉。讀者於此。更以上章不其仁。後篇仁則吾不知之語。井與三仁夷齊之事之。則彼此交蓋。而仁之爲


page.29

識矣。今以他書之。子文之相楚。所謀者無非二僭王猾夏之事。文子之仕齊。旣失君討賊之義。又不數歳而復反於齊焉。則其不仁亦可見矣。

李文子三思シテ而後。子聞之。曰再セバナリ矣。

集解

鄭玄曰。李文子魯大夫李孫公父。文諡也。文子忠而有賢行。擧事寡過。不必及三思

集疏

李彪云。君子之行。謀其始。思其中。慮其終。然後允合事機。擧無遺算。是以曾子三省其身。南容三復白圭夫子稱其賢。且聖人敬愼於教訓之體。但當重耳。固無滅損之理也。時人稱李孫。名過其實。故孔子矯之。言李孫公事多闕。許其再思則可矣。無乃至三思也。之葢矯抑之談耳。非稱美之言也。

李彪所述。卽鄭意謂文子擧事寡過。故人稱之。曰三思而後行。然其實不必及三思。故孔子矯之。曰再斯可矣。言能再思則可。不必及三思也。詳味子聞之曰四字。其為時人稱李文子之語審矣。邢本及誤乃。又引左傳李文子聘于晉。求喪之禮以行。杜注所謂李文子三思。以釋此章。後儒遂謂思至於再則已審。三則私意起而反惑矣。窘促可笑。夫聖賢貴思。歷歷見於經傅。豈至此章獨尤再哉。

朱注

李文子魯大夫。名行父。毎事必三思而後行。若使晉而求喪之禮以行上。亦其一事也。斯語辭。程子曰。為惡之人未嘗知一レ有思。有思則為善矣。然至於再則已審。三則私意起而反惑矣。故夫子譏之。○愚按。李文子慮事如此。可謂二詳審而宜一レ過擧矣。而宣公簒立。文子文子乃不討。反為之使齊而納賂焉。豈非下程子所謂私意起而反惑之驗歟。是以君子務窮理而貴果斷。不徒多思之為一レ尚。

子曰。甯武子。

集解

馬融曰。衛大夫甯兪。武諡也。

集疏

邢昺云。諡法云。剛彊直レ理曰レ武。

邦有レバ道則知邦無レバ道則愚。其知可及也。其愚不可也。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佯愚似實。故曰。不及也。

集疏

毛奇齡云。僖廿八年。


page.30

衞成三年。而武子之名始見干傳。所謂盟宛濮。職橐饘者。皆在是時。至文四年。爲衞成十二年。然後武子之名一見干經。所謂衞使甯兪來聘。兪武子之名也。是終文之世。武子二嘗仕衞。計其入仕。當成公元年之後。三年之前。荘子謝事。而後武子得位。蓋周制公族世爲大夫。必父老而子繼之。未其父儼然以上卿涖盟。而其子執國事也。又云。左傳文四年。武子來聘。公與之宴。爲賦湛露及彤弓。不辭。亦不答賦。社預卿以此爲愚不及。又晉衞瓘爲中書郎時。權臣専政。瓘優游其問。無所親疎。甚爲傳嘏所推重。當時稱爲甯武子。則愚亦大概在貿之際浮沈取容。或者成公三十六年問。武子別有事跡如此等。故夫子言之。皆未知。

道無道。以時歟事言。不必限一君一世。武子之愚。集注學擧成公失國之時。武子所以嘗之。曰此皆智巧之士不。所深避而不肯爲也。夫武子之職槖饂。竭智虞患。以救其君。不復顧其身。其忠盛矣。若以智巧之士不肯爲。目以爲愚。特後世憤時之言。恐非聖人所以品騭先賢也。甯武子之愚。當時必有其事。而今不考。如左傳所載不湛露。蓋亦其一端耳。

朱注

甯武子衞大夫名兪。按春秋傳。武子仕衞。當文公成公之時。文公有道。而武子無事可見。此其知之可及也。成公無道。至於失國。而武子周旋其問。盡心竭力。不艱檢。凡其所一處。皆智巧之士所深避而不爲者。而能卒保其身以濟其君。此其愚之不及也。○程子曰。邦無道能沈晦以冤患。故曰不及也。亦有愚者。比干是也。

子在曰歸ラン與歸ラン吾黨之小子狂簡菱然トシテ以裁スル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簡大也。孔子在陳。思歸欲去。故曰。吾黨之小子。狂者進取於大道。妄作穿鑿。以成文章。不以裁制。我當歸以裁之耳。遂歸。

集疏

皇侃云。吾黨者。謂我鄕黨也。小子者。鄕黨中後生末學之人也。狂者直進無避者也。簡大也。大謂


page.31 道也。斐然文章貌也。陸德明云。狂簡絶句。鄭讀至小子句。刑=云。再言歸與者。思歸之甚也。焦循云。妄作穿鑿。申解斐然。蓋讀斐爲匪。匪猶非也。非猶不也。下蓋有知而作之者注。引包曰時人有穿鑿妄作篇籍。解知而作。妄=不知。不知=斐然矣。

 子字簡字並句。孔注狂者。邢本作狂簡者。案上注云。簡大也。此注狂者進取。以成語之。大道=簡字。但簡不大道。故上句先訓大。而此直釋爲大道。不復出簡字而重釋之。邢本=衍耳。今從皇本。妄作穿鑿。申釋狂簡成章之義。言狂簡才大。雖妄作穿鑿。亦能斐然成章。特不以裁一レ之耳。故孔子欲歸而裁一レ之。非専釋斐然也。焦不注意。讀斐爲匪。訓匪爲非。轉非爲不。=以爲知之義。其妄作穿鑿。更甚於狂簡矣。
朱注 此孔子周流四方。道不行而思歸之歎也。吾=小子。指門人之在魯者。狂簡志大而略於事也。斐文貌。成章言其文理成就有親者。裁割正也。夫子初心。欲其道於天下。至是而知其終不一レ用也。於是始欲就後學以傳道於來世。又不中行之士。而思其次。以爲狂士志意高遠。猶或可與進於道也。但恐其過中失正。而或陷於異端耳。故欲歸而裁一レ之也。

子曰。伯夷叔齊。不念舊惡。怨是用希。

集解 孔安國曰。伯夷叔齊。孤竹君之一子。孤竹國名。
集疏 皇侃云。念猶識録也。舊惡故憾也。孤竹之國。是殷湯正月三日丙寅日所封。其子孫相傳。至夷齊之父也。父姓墨台。名初。字子朝。伯夷名允。字公信。叔齊名致。字公達。伯夷大而=。叔齊小而正。父薨。兄弟相讓。不復立也。邢=云。春秋少陽篇。伯夷姓墨。名允。字公信。伯長也。夷諡。叔齊名智。字公達。伯夷之弟齊亦諡也。孤竹北方之遠國名。地理志。遼西令支有孤竹城。物茂卿云。舊惡舊時之惡也。蓋舊時之惡。乃有時去事移欲改而不得者。是舊惡也。
 以孟子論伯夷之言之。舊惡之解。物説得之。
朱注 伯夷叔齊。孤竹君之二子。孟子稱其不於惡人之朝。不惡人。與鄕人立。其冠


page.32

正。望望然去之。若甲㆑浼焉。其介如㆑此。宜容矣。然其所惡之人。能改卽止。故人亦不堪怨㆒㆑之也。○程子曰。不舊惡。此淸者之量。又曰。二子之心。非夫子孰能知之。

子曰。孰レカ微生高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微生姓。名高。魯人。

集疏

翟灝云。鮑彪戰國策注曰。尾生再見燕策。蘇代言其名高。蓋卽論語微生高。莊子盗蹠篇注。漢書人表注倶云。尾生卽微生高。微尾字以聲𨍭通借。

或乞焉。乞ヒテコレヲ其鄰而與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乞之四鄰。以應求者。用意委曲。非直人

朱注

微生姓。高名。魯人。素有直名者。醯醋也。人來乞時其家無有。故乞諸鄰家以與之。夫子言此。譏其曲意徇物。掠美市恩。不㆒㆑直也。○程子曰。微生高所枉雖小。害直爲大。范氏曰。是曰是非曰非。有謂有。無謂無曰直。聖人觀人於其一介之取予。而千駟萬鍾從可知焉。故以微事之。所以敎人不㆒㆑謹也。

子曰。巧言令色足恭スル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足恭便僻貌。

集疏

繆協云。恭者從物。凡人近情。莫人之從㆒㆑己。足恭者以恭足於人意。而不於禮度。斯皆適人之適。而曲媚於物也。邢昺云。注讀足如字。便僻謂便習盤辟其足㆖㆑恭也。一曰。足將樹切。足成也。翟灝云。大戴禮曾子立事篇。足恭而口聖。君子弗與也。以足恭口聖。兩爲對偶。表記又云。君子不足于人。不色于人。不口于人。失足于人。足恭也。失色于人。令色也。失口于人。巧言也。三者亦並言之。足當字直讀無㆒㆑疑其義自爲手足之足。繆氏以滿足之典記無證。

左丘明恥之。丘亦恥之。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左丘明魯大史。

集疏

皇侃云。左丘明受春秋於仲尼者也。

シテ而友トスルハ其人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心内相怨。而外詐親。

左丘明恥之。丘亦恥之。

僞古文尙書冏命。巧言令色便辟。正義曰。前却俯仰。以足爲恭也。與邢疏便習盤辟其


page.33

:足。互相發明。翟引大小載記。以證足讀如一レ字。是也。以表記所載。爲即巧言令色足恭。則未是。表記云失者。以戒不恭。興此章正相反。
朱注  足過也。程子曰。左丘明古之聞人也。謝氏曰。二者之可恥。有甚二於穿窬也。左丘明恥之。其所養可知矣。夫子自言。丘亦恥之。蓋稿此之意。又以深戒學者。使乎此而立心以一レ直也。



顏淵季路侍。子曰。盍各言二ハ一ヲ。子路曰。願クハ車馬衣輕裘。與二朋友リテ而無レケン


集解 孔安國曰。憾恨成。


集疏 皇侃云。卑在尊側侍。阮元云。唐石徑輕字經注。案石徑初刻本無輕字。車馬衣装。見菅子小匡及外傅齋語。是子路本用成語。後人因雍也篇衣軽装。誤加輕字。甚誤。銭大听金石文〓尾云。石經輕宋人誤加。攷北齊書店邕博。〓租嘗解服表鼠皮裘邕。云朕意在車馬衣装與卿共〓。用子路故事。是古本無輕字。一證也。釋文於赤之適齋節。音衣爲于既反。而此衣字無音。是陸本無輕字。二證也。邢疏云。願以己之車馬衣裘。與朋友共乗服。是邢本亦無輕字。三證也。皇疏云。車馬衣裘。共乗服。而無憾恨也。是皇本亦無輕字。四證也。今注疏與皇本正文輕字。則後人依二通行本〓入。非其〓矣。


顏淵曰。願無ルレ

集解  孔安國曰。不自〓己之善

スレ

集解  孔安國曰。不労事施於人


子路曰。願聞二カン子之志ヲ一。子曰。老者安レンジ。朋友信之。少者懷

集解  孔安國曰。懐〓也。
集疏  皇侃云。願己爲老人必見撫安。朋友必見期信

少者必見思懐也。若老人安己。己必是孝敬故也。朋友信己。己必是無欺故也。少者懐己。己必有慈恵故也。〓〓云。敬長故見安。善誘故可懐也。


page.34



施以豉反。移也。言己有勞事。不敢留置移延使他人爲一レ之。故孔云。不勞事。置施於人也。皇疏至雍也篇子華使於齊。始釋輕裘。是亦此章無輕字一證。輕字當定爲衍文。懷歸也。皇本作安也。案上經〓有安字。不懷爲一レ安。且疏釋之。曰少〓必見思懷。是其本不安。今本轉寫〓耳。今從邢本

朱注
盍何不也。」衣服之也。裘皮服。敝壤也。〓恨也。」伐誇也。善謂能。施亦張大之意。勞謂功。易曰。勞而不伐是也。或曰。勞勞事也。勞事非己所一レ欲。故亦不之於人。亦通。」老〓養之以安。朋友與之以信。少〓懷之以恩。一説。安之安我也。信之信我也。懷之懷我也。亦〓。○程子曰。夫子安仁。顔淵不仁。子路求仁。又曰。子路顔淵孔子之志。皆與物共〓也。但有小大之差爾。又曰。子路勇於義〓。觀其志。豈可勢利上レ之哉。亞於〓一レ沂〓也。顔子不自私一レ己。故無善。知於人。故無勞。其志可大矣。然未於有一レ意也。至於夫子。則如天地之化工。付與萬物。而己不上レ勞焉。此聖人之所爲也。今夫覊靮以御馬。而不以制一レ牛。人皆知覊靮之作在乎人。而不覊靮之生由於馬。聖人之化。亦〓是也。先觀二子之言。後觀聖人之言。分明天地氣象。凡看論語。非但欲一レ〓文字。須得聖賢氣象


子曰。已ヤンヌル矣乎。吾未能見其〓而內自訟セムル也。


集解
〓咸曰。訟〓責也。言人有〓莫能自責〓也。

集疏
皇侃云。已止也。止矣乎〓。歎此以下事久已無也。邢〓云。已〓也。言將〓不復見。故云已矣乎。


矣斷辭。乎疑辭。言已矣乎〓。〓〓幾見之辭。

朱注
已矣乎〓。恐其〓不一レ見而歎之也。內自訟〓。口不言而心自咎也。人有〓而能自知〓鮮矣。知〓而能內自訟〓爲尤鮮。能內自訟。則其〓悟深切。而能改必矣。夫子自恐〓不一レ見而歎之。其警學〓深矣。


子曰。十室之邑。必有ラン忠信如焉。不丘之好ムニ也。


集解
皇〓


page.35


page.49

質份份。阮元云。彬份古今字。
朱注
野野人。言鄙略也。史掌文書。多聞習事。而誠或不足也。彬彬猶班班。物相雑而適均之貌。言學者當餘補一レ足。至於成徳。則不然而然矣。○楊氏曰。文質不以相勝。然質之勝文。猶之甘可以受一レ和。白可以受一レ釆也。文勝而至於滅一レ質。則其本亡矣雖文將安施乎。然則與其史也寧野。

子曰。人之生也直

集解
馬融曰。言人所於世而自終者。以其正直也。

シヒテクルヤ也。幸而免ルルナリ

集解
包咸曰。誣罔正直之道。而亦生者。是幸而免。

罔正直邪曲。其所爲必邪。當罪戮死。然猶能令終者。是幸而免耳。不宜以其不一レ罪而傚其所一レ爲也。或訓罔爲無。嘗聞不直。未無直

非也。

朱注
程子曰。生理本直。罔不直也。而亦生者。幸而免爾。

子曰。知。不。好之者。不

集解
包咸曰。學問知之者。不之者篤。好之者不之者深
集疏
皇侃云。樂謂樂之也。好有盈厭。故不性而樂之。

之。謂道當一レ學。譬之飲食。知之者。知其可以養一レ生者也。好之者。嗜之者也。樂之者。不得則憂者也。
朱注
尹氏曰。知之者。知此道也。好之者。好而未得也。樂之者。有得而樂之也。○張敬夫曰。譬之五穀。知者知其可一レ食者也。好者食而嗜之者也。樂者嗜之而飽者也。知而不好。則是知之未至也。好之而未於樂。則是好之未至也。此古之學者。所以自強而不息者與。

子曰。中人以上。可以語一レ也。中人以下。不以語一レ上也。

集解
王肅曰。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