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集説/八佾第三

提供: Wikisource
ナビゲーションに移動 検索に移動


【集疏】邪昺云。前篇論政。爲政之善。莫禮樂。禮以安上治民。樂以移風易俗。得之則安。失之則危。故此篇論禮樂得失也。翟灝云。皇氏侃謂此不季氏。而以八佾篇者。深責其惡。故書其事也。夫篇名非聖人。何嘗有褒貶。惟第十六篇篇首。又値季氏字。此因更以下二字篇耳。其不後避前。而前若預爲地蓋以論纂成後。一時標識而然。
【案】篇名固不於聖人。然諸篇相次。自有微意。則此篇名八佾。亦不唯預爲十六篇之地。蓋爲政之要。在禮樂。故以此篇爲政。而八佾乃舞樂之名篇。使讀者知國之次第。因以與十六篇相避。是編輯者之意也。
【朱注】凡二十六章。通前篇末二章。皆論禮樂之事

孔子謂季氏。八佾シテ於庭。是クンバ也。孰レカカラ

【集解】馬融曰。孰誰也。佾列也。天子八佾。諸侯六。卿大夫四。士二。八人爲列。八八六十四人。魯以周公故。受王者禮樂八佾之舞。季桓子鐕。於其家廟之。故孔子譏之。
【集疏】皇侃云。忍猶容耐也。言若此僭可忍。則天下爲惡。誰復不忍也。邪昺云。天子八佾。諸侯六。大夫四。士二者。隱五年左傳文也。

31頁


32頁

云八人爲列。八八六十四人者。社預何休說如此。六六三十六人。大夫四四十六人。士二。二二四人。服虔以六八四十八人。大夫四。爲四八三十二人。士二爲二八十六人。今以舞勢宜方。行列既減。卽毎行人數亦宜レ減。故同何社之說

【案】隠五年傅。衆仲曰。夫舞所以節八音。而行八風故自八以下若諸候以下。用六六四四之數。與八音八風自八之八。總不相關。又襄十一年鄭人賂晉候女樂二八。則舞必用八數。當下以服說爲正。或疑士不畜樂一工十六人。不知卿大夫喪祭大禮。皆公有司助之。昭二十五年左傅。將於襄公。萬者二人。其衆萬於季氏。可見雖大夫亦不樂工也忽字。集注屬之季氏。則専論其心術。恐非古義。馬云。孰誰也。蓋謂季氏此事。而可容忽也。誰人所爲。而有容忽哉誠爲允當
【朱注】季氏魯大夫季孫氏也。佾舞列也。天子八。諸候六。大夫四。士二毎佾人數如其佾數。或曰。毎佾八人。未孰是。季氏以大夫而儹用天子之禮樂。孔子言其此事尚忽爲之。則何事不忽爲。或曰。忽容忽也。蓋深疾之之辭。○范氏曰。樂舞之數。自上而下。降殺以兩而已。故兩之間。不以毫髪儹差也。孔子爲政。先正禮樂。則季氏之罪不誅矣。謝氏曰。君子於其所爲。不敢須臾處。不忽故也。而季氏忽此矣。則雖父與君亦何所憚而不爲乎。

三家者以

【集解】馬融曰。三家謂二仲孫。季孫。雍周頌臣工篇名。天子祭於宗廟。歌之以徹祭。今三家亦作此樂

子曰。相クルハ辟公。天子穆穆タリト。奚ラン於三家之堂

【集解】包咸曰。辟公謂諸候及二歌此者。有諸候及二王之後來助祭故也。今三家担家臣而巳。何取此義。而作之於堂邪。
【集疏】邢云。曲禮云。天子穆穆爾雅云。穆穆美也。是天子之容穆穆然美也。
【案】容也。邢本作容貌。今從皇本。皇本歌此下有曲字。今從邢本


32頁

35頁

尹子曰。孔子傷時之亂而歎之也。亡非實亡也。雖之不其道爾。 季氏旅於泰山。子謂冉有。曰女ナンヂルカト與。

【集解】馬融曰。旅祭名也。禮諸侯祭山川在其封内。今陪臣祭泰山。非禮也。冉有弟子冉求。時仕季氏。救猶止也。

飫飫飲

【集解】皇侃云。鄭注周禮云。旅非常祭也。邢昺云。周禮大宗伯職云。國有大故。則旅上帝及四望。鄭注云。故謂凶烖。旅陳也。陳其祭事以祈焉。禮不祀之備也。

曰。不ズト。子曰。嗚呼。曾ヘル泰山不ズト林放乎。

【集解】包咸曰。神不享二非禮。林放尚知禮。泰山之神反不林放邪。欲誣而祭之也。
【案】邪本上不能作弗能。下仍作不能。一問一答。義無輕重。不字不岐出。今從皇本。邢本注仕下有於字。亦從皇本
【朱注】旅祭名秦山山名。在魯地。禮諸候祭封内山川。季氏祭之僭也。冉有孔子弟子。名求。時爲季氏宰。救謂其陷於僭竊之罪。鳴呼歎辭言神不非禮。欲季氏知其無益而自止。又進林放以厲冉有也。范氏曰。冉有從季氏。夫子豈不知二其不告也。然而聖人不輕絕人。盡己之心。安知冉有之不救。季氏之不諫也。𩞊不正。則美林放以明泰山之不誣。是亦敎誨之道也。

子曰。君子。必射乎

【集解】孔安國曰。言於射而後有爭也。

揖讓シテ而升下。而シテ

【集解】王肅曰。射於堂。升及下皆揖讓而相飮。

其爭君子ナリ

【集解】馬融曰。多筭飮少筭。君子之所爭也。
【集疏】皇侃云。小人之爭。必攘臂厲色。今此射雖心止不中。而進退合禮。更相辭讓。跪授跪受。不君子之容。故云。其爭也君子也。邢昺云儀禮大射云。耦進。上射在左。並行。當階。北面揖。及階揖。升堂揖。皆當其物。北面揖。及


37頁

孔子以繪事後素答之。夏聞繪事後素之義。卽知治定制禮之意。故曰。禮後乎。其敏可驚。故孔子稱之曰。起予者商也。素以爲絢兮。或以爲逸。或以三句逸詩。竊謂爲逸詩是。 此逸詩也。倩好口輔也。盻目黑白分也。素粉地。畫之質也。絢采色畫之飾也。言人有此倩盻之美質。而又加以華采之飾。如素地而加采色也。子夏疑其反謂素爲飾。故問之。」繪事繪畫之事也。後素後於素也。考工記曰。繪畫之事後素功。謂先以粉地質。而後施五采。猶人有美質。然後可加文飾」禮必以忠信質。猶繪事必以粉素爲先。起猶發也。起予言能起發我之志意。謝氏曰。子貢因學而知詩。子夏因詩而知學。故皆可與言詩。楊氏曰。甘受知。白受采。忠信之人。可以學禮。杞無其質。禮不虛行。此繪事後素之説也。孔子曰繪事後素。而子夏曰禮後乎。可謂能其志矣。非之言意之表之乎。商賜可與言詩者以此。若夫玩心於章句之末。則其爲詩也固而已矣。所謂起予。則亦相長之義也。

子曰。夏吾能言ヘドモ。杞不スルニ也。殷吾能言ヘドモ之。宋不スルニ也。

包咸曰。徴成也。杞宋二國名。夏殷之後。夏殷之禮。吾能説之。杞宋之君。不以成也。

邢昺云。徴成釋詁文。朱熹云。徴證也。

文獻不ルガ故也。足ラバ則吾能徴セン矣。

鄭玄曰。獻猶賢也。我不禮成之者。以此二國之君文章賢才不足故也。

王楙云。據禮運之杞之宋之文。知論語夏禮吾能言。殷禮吾能言。蓋當言字下一點句。之字各連下爲句。 中庸曰。上焉者。雖善無徴。無徴不信。不信民弗從。此言不徴。意與中庸同。集注訓證是也。立言各有當。之字當上屬爲句。王據禮運。欲言字絶句。泥矣。 杞夏之後。宋殷之後。徴證也。文典籍也。獻賢也。言二代之禮。我能言之。而二國不


38頁 取以爲證。以其文獻不足故也。文獻若足。則我能取之。以證吾言矣。 子曰。禘自ヨリシテ而往ノチハ者。吾不ルテ之矣。

【集解】孔安國曰。禘祫之禮。爲昭穆。故毀廟之主。及羣廟之主。皆合食於大祖。灌者酌鬱鬯。灌於大祖。以降神也。旣灌之後。列尊卑。序昭穆。而魯逆祀躋僖公。亂昭穆。故不之矣。
【集疏】皇侃云。列諸主大祖廟堂。大祖之主。在西壁東向。大祖之子爲昭。在大祖之東。而南向。大祖之孫昭穆。對大祖之子。而北向。以次東陳。在北者曰昭。在南者曰穆。所謂父昭子穆也。昭者明也。尊父。故曰明也。穆敬也。子宜於父也。邢昺云。鄭玄曰。魯禮三年喪畢。而祫於大祖。明年春。禘於羣廟。自爾之後。五年而再殷祭。以遠主初始入祧。新死之主。又當先君相接。故禮因是。而爲大祭。以審序昭穆。故謂之禘。禘者諦也。言使昭穆之次審諦而不亂也。祫者合也。文二年公羊傳曰。大祫者何。合祭也。其合祭奈何。殷廟之主。陳于大祖。未殷廟之主。皆升合食於大祖是也。三年一祫。五年一禘。禘所以異於祫者。殷廟之主。陳於大祖。與祫同。未殷廟之主。則各就其廟而祭也。春秋文二年。秋八月丁卯。大事於大廟。躋僖公。公羊傳曰。躋者何。升也。何言乎升僖公。譏。何譏爾。逆祀也。方觀旭云。禘爾疋云。大祭也。而禘之爲祭非三年喪畢之吉祭。大其事。則曰宗廟五年殷祭。大於常祭。則亦爲禘。南郊配天之祭。又大於殷祭。則亦爲禘。虞夏禘黄帝。殷周禘嚳。又大於南郊。則亦爲禘。而時祭之夏禘。爲夏殷禮。不與焉。論語禘自旣灌而往者。吾不之矣。是言宗廟殷祭也。與禮喪服小記。及大傳所云。不王不禘。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。以其祖之。爲南郊祭感生之帝別。祭感生之帝。始祖配食宗廟。殷祭。始祖之上。更無自出之帝。二者確然有辨。王子雍認禮不王不禘之文。爲宗廟五年殷祭。後儒承其譌説。逐解論語之禘。爲魯祭文王於周公之廟。而以周公配上之。指爲非禮。謬矣。
【案】方説精確。足以雪成王伯禽之寃矣。
【朱注】趙伯循曰。禘王者之大祭也。王者旣立始祖之廟。又推下始祖所自出之帝上。祀之於始


39頁

【集解】弘安國曰。答以知者。爲魯諱。知其説者之於ケル天下也。其コレヲココニカト。指其掌
【集解】包咸曰。孔子謂或人言。知禘之説者。於天下之事。如示掌中之物。言其易了。
【案】

中庸子曰。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。夫孝者善繼人之志。善述人之事者也。春秋脩其租廟。陳其宗器。設其裳衣。薦其時食。宗廟之禮所以序昭穆也。序爵。所以辨貴 賤也。序事。所以辨賢也。旅酬。所以逮賤也。燕毛。所以序齒也。踐其位。行其禮。奏其樂。敬其所尊。 愛其所親。事死如生。事亡如存。孝之至也。郊社之禮。所以事上帝也。宗廟之禮。所以祀乎其先也。明乎郊社之禮。禘嘗之義。治國其如諸掌乎。師此章注脚也。示字。包讀如字。朱熹訓視。示古視字。而斈鄭玄禮注訓寘。蓋爲同音假借也。参之孟子天下可運於。鄭説最長。

失注

先王報本追遠之意。莫於禘。非仁孝誠敬之至。不以與此。非或人之所及也。而不王不禘之法。又魯之所諱者。故以知答之。示與視同。指其掌。弟子夫子言此而自指其掌。言其明且易也。蓋知禘之説。則理無明。誠無格。而治天下難矣。聖人於此豈眞有知也哉。 39頁 43頁
云言古之道。所以正今失。物茂卿云周禮地官。鄕大夫之職。各掌其鄕之政敎禁令。 正月之吉。受敎法於司徒。退而頒之于其鄕吏。使各以敎其所治以攷其徳行。 察其道蓺藝。以歳時登其夫家之衆寡。辨其可任者。國中自七尺以及六十。 野自六尺以及六十有五。皆征之。其舍者國中貴者賢者能者服公事者老者疾者皆舍。 以歳時入其書。三年則大比。攷其徳行道藝。而興賢者能者。鄕老及鄕大夫。 帥其吏興其衆寡。以禮禮之。厥明。鄕老及鄕大夫羣吏。獻賢能之書于王。 王再拜受之。登于天府。内史貮之。退而以鄕射之禮五物詢衆庶。一日和。 二日容。三日主皮。四日和容。五日興舞。此謂使民興賢。出使長之。 使民興能。入使治之。此馬融所本。力役興禮射相關者如此矣。

【朱注】

射不主皮。鄕射禮文。爲力不同料。孔子解禮之意如此也。皮革也。 布侯而棲革於其中以爲的。所謂鴰也。科等也。古者射以觀徳。但主於中而不主於貫革。 蓋以人之力有強弱不同等也。記曰。武王克商。散軍郊射息。正謂此也。 周衰禮廢。列國兵爭。復尚貫革。故孔子歎之。○楊氏日。中可以學而能。 力不可以強而至。聖人言古之道。所以正令之失。

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。

【集解】鄭玄曰。牲生曰餼。禮人君毎月告朔於廟。有祭謂羊。
【集疏】皇侃云。鄭注詩云。熟曰饔。腥曰餼。生日牽。而鄭今云牲生日餼者。當腥
【集解】鄭玄曰。牲興生是通名也。然必是腥也。何以知然者。猶生養。則子貢何以愛乎。政是殺而腥送。故賜愛之也。那鄭玄云。天子頒朔于諸侯藏之租廟。至朔朝于廟。告而受行之。

子曰。賜也。汝愛其羊。我愛其禮。

【集解】包咸曰。羊存。猶以識其禮。羊亡。禮遂廢。案。汝那本作爾。今従唐石經及皇本。
【朱注】告朔之禮。古者天子。常以季冬頒来歳十二月之朔于諸侯受而藏之廟月。

43頁

50頁

垣公内嬖六人。而覇天下。其本固已淺矣。管仲死。垣公薨天下不復宗齊。楊氏曰。夫子大管仲之功而小其器。蓋非王佐之才。雖能合諸侯天下。其器不稱也。道學不明。而王覇之略。混爲一途。故聞管仲之器小。促疑其爲儉。以儉告之。則又疑二其知禮。蓋世方以詭遇功。而不之範。則不其小宜哉。

子語大師。曰樂其レ可レ知也。始メ作オコス翕キフ如也。

何晏曰。大師樂官名。五音始奏。翕如盛。

ハナツ純如也。

何晏曰。從讀曰縱。言五音卽發。放縱盡其音聲。純純和諧也。

ケフ如也。

何晏曰。言其音節明也。

繹如成。以

何晏曰。縱之以純如。皦如繹。言樂始作翕如。而成於三
邢日丙云。繹如也者。言其音絡繹然。相續不絶也。

翕如衆音並作而盛也。純如聲和如一也。皦如不奪倫也以成。讀如簫韶九成之成。 皇本知成下有已字。似長。 語告也。大師樂官名。時音樂發缺。故孔子敎之。翕合也。從放也純和也。皦明也。繹相續不絶也。成樂之終也。○謝氏曰。五音六律不具。不以爲樂。翕如言其合也五音合矣。淸濁高下。如五味之相濟而後和。故曰純如。合而和矣。欲其無。故曰皦如。然豈宮自宮而商時商乎。不相反而相連如貫珠可也。故曰繹如也以成

封人請フレエント

鄭玄曰。儀蓋衞邑。邢日丙云。以左傅衞侯入於夷儀。疑與此是一。故云。蓋衞邑也。周禮封人。掌畿封而樹之。鄭玄云。畿上有封。若今時界也。天子封人。職掌封彊。則知諸侯封人亦然也。左傅言潁谷封人祭仲足祭封人。崇高哀爲蕭封人

曰。君子之至於斯也。吾未嘗不ンバルヲ也。從者見エム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