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集説/子路第十三

提供: Wikisource
ナビゲーションに移動 検索に移動

page 48


子貢。 子曰。 忠告シテ善道。 不可ナレバ則止メヨメラルル焉。

集解
包咸曰。忠告以是告之。以善導之。見從則止。必言之。或見辱。
集疏
朱熹云。盡其心以告之。善其說以道之。伊藤源佐云。其人不可。則暫止不言。亦俟其自悟。

善道與忠告對。朱子是也。皇本善上有以字。不可作否。毌作無。今皆從邢本。
朱注
所以一レ輔仁。故盡其心以告之。善其說以道之。然以義合者也。故不可則止。若以數而見疏。則自辱矣。

曾子曰。君子ハレヲレ

集解
孔安國曰。友以文徳合。

ヲレ

集解
孔安國曰。有相切磋之道。所以輔成己之仁。
集疏
陸徳明云。有相切磋。本今作友。
皇本作友有相切磋之道。邢本無有字。案孔上注云。友以文徳合。此承上注。當復有友字。今從陸本。
朱注
講學以會友。則道益明。取善以輔仁。則徳日進。

子路第十三

集疏
邢昺云。此篇論善人君子爲邦敎民。仁政孝悌。中行常徳。皆治國脩身之要。大意與前篇相類。且囘也入室。由也升堂。故以爲次也。
邢云。大意與前篇同。故以爲次是也。其入室一レ升堂上レ爲次。則失之。凡論語編次。或以行事次序。或以自粗入精。或以大意相類。以首章姓爲次第上者也。
朱注
凡三十章。

子路問政。 子曰。 ンジニレ

集解
孔安國曰。先導以徳。使民一レ信之。然後勞之。易曰。說以使民。民忘其勞。
集疏
陸徳明云。勞孔如字。鄭力報反。邢昺云。此周容易兌卦彖辭文也。

益。 曰。

集解:孔安國曰子路嫌其少。
請益。曰無倦者。行此上事。無倦則可。


page 49

二之字指民。先之以民事先。勞勞之來之之勞。謂勞民。鄭力報反是也。言爲政之道。在民而後一レ公。在慰之也。

朱注

蘇氏曰。凡民之行。以身先之。則不令而行。凡民之事。以身勞之。則雖勤不怨。」吳氏曰。勇者喜於有一レ爲。而不久。故以此吿之。◯程子曰。子路問政。孔子既吿之矣。及益。則曰倦而巳已。未嘗復有一レ吿。姑使之深思也。
仲弓爲季氏。子曰。先ニス有司

集解

王肅曰。言爲政當先任有司。而後責其事

集疏

皇侃云。有司謂彼邑官職屬佀吏之徒也。言爲政之法。未自逞聰明。且先委任其屬吏。責以舊事
シテ小過。擧ゲヨ賢才。曰。焉ツテ賢才而擧ゲン之。曰。擧ゲヨナンヂ一レ上付き文字知。爾。人其テン

集解

孔安國曰。女所知者。人將自擧其所一レ知。則賢才無遺。

有司。猶之之先。言以有司先務也。赦小過。擧賢才。乃申說先有司之法也。

朱注

有司衆職也。宰兼衆職。然事必先之於彼。而後考其成功。則己不勞而事畢擧矣。過失誤也。大者於事或有害。不懲。小者赦之。則刑不濫而人心悦矣。賢有レ徳者。才有能者。擧而用之。則有司皆得其人。而政益脩矣。」焉知賢才云云。仲弓慮以盡知一時之賢才。故孔子吿之以此。程子曰。人各親其親。然後不獨親其親。仲弓曰。焉知賢才而擧之。子曰擧爾所一レ知。 爾所知。人其舍諸。便見仲弓與聖人心之大小。推此義。則一心可二以興一レ邦。一心可以喪一レ邦。只在公私之間爾。〇范氏曰。不有司。則君行臣職矣。不小過。則下無全人矣。不賢才。則百職廢矣。失此三者。不以爲季氏宰。況天下乎。
子路曰。衛君待ツテ而爲。子將イヅレヲニセント

集解

包咸曰。問往將何所先行也。
子曰。必


page 50

サン

集解
馬融日。正百事之名
集疏
皇侃云。韓詩外傅云。孔子待坐季孫。季孫之宰通日。君使人假一レ馬。其與之不乎。孔子日。君取臣謂之取。不之假。季孫悟。告宰通。日今日以來。云君有一レ取。謂之取。無假也。故孔子正馬之名。而君臣之義定也。鄭注云。正名謂書字也。古者日名。今世日字。禮記日百名以上。則書之於策。孔子見時敎不一レ行。故欲其文字之誤。朱熹云。衞君謂出公輒也。是時出公不其父。而禰其祖。名實紊矣。故孔子以名爲先。謝氏日。正名雖衛君而言。然爲政之道。皆當此爲一レ先。毛奇齡云。輒之得罪。在父不祖。而人之罪之。當實。不名。又云。考祭法。黄帝正名百物。以明民共一レ財。而漢藝文志謂。名家者流。蓋出于禮官古者名位不同禮亦異數。孔子日。必也正名乎。

子路日。有カナ子之迂ナル也。 ナンサン

集解
包咸日。迂猶遠也。孔子之言。疏遠於事也。
集疏
皇侃云。子路聞孔子以名爲一レ先。以爲是故云。有是哉。邢昺云。子路言豈有是哉。夫子之言遠於事也。何其正レ名哉。陸徳明云。迂鄭本作于。云于往也。物茂卿云。有是哉子之迂也。蓋時人有孔子。子路始以爲然今聞孔子之言。而謂時人之言也。

子日。野ナル哉由也。 

集解
孔安國日。野猶不達也。

君子於其所一レ知。蓋闕如スル也。

集解
包咸日。君子於其所一レ知。蓋當闕而勿一レ據。今由不名之義。而謂之迂遠

名不レバシカラ。則言不ナラ。言不レバナラ。則事不。事レバ。則禮楽不。禮楽不興。則刑罰不

集解
孔安國日。禮以安上。楽以移風。二者不行。則有淫刑劉罰
集疏
邢昺云。禮以安上。楽以移風者考經廣要道章文。禮運云。禮者所以治政安一レ君也。政不正。則君位危。君位危。則大臣倍。小臣竊。刑肅而俗敝。則法無常。又楽記日。正刑不用百姓無患。天子不怒如此則

page 51

樂達矣。故禮樂二者不一レ行。則刑罰淫撼濫而不中也。

刑罰不中。則民無オク手足。故君子名ヅクレバ必可クス也。言ヘバ必可ベクス也。

集解
王肅曰。所名之事。必可得而明言。所言之事。必可得而遵行
集疏
陸徳明云。錯本又作措。邢昺云緇衣曰。可言也。不行。君子弗言也。可行也。不言。君子弗行也。

君子於其言。無モスル而己ノミ矣。

門人問孔子仕一レ衞者二。一冉有曰。夫子爲衞君乎。子貢曰。諾我將問。入曰。伯夷叔齋何人也。曰古之賢人也。曰怨乎。曰求仁而得仁。又何怨。出曰。夫子不爲也。鄭玄云。爲猶助也。衛君者謂輒也。衞靈公逐大子蒯聵。公薨。而立孫輒。後晋趙鞅納蒯聵於戚城。衞石曼姑師之。故問其意助輒不乎。子貢不敢問衞君而問夷齋。蓋孔子時在衞。子貢爲衞君諱。故不敢正言。鄭以爲輒洵是。據史記。哀公二年。衞候輒立。是歳六月。蒯聵入于戚。明年季康子召冉求。時孔子在陳。以及哀七年孔子至一レ衞。冉求未嘗如一レ衞。故史遷不是語於孔子世家。然詳味文意。爲衞時之事甚明。蓋季氏召冉求。在孔子適衞之後。史記謬耳。一即此章是也。馬融注名云。正百事之名。及孔包王諸儒注此章者。亦未嘗一言及一レ輒。蓋以衛君靈公也。今詳問答之意。正大明白。亳無隠諱。而禮樂不興。刑罰不中之類。皆治國之大經大法。未父子争一レ國之意。其説蓋不謬也。但孔子世家。以此章魯哀七年孔子至衞時之事。云是時衞君輒父不立在外。諸侯以爲讓。而孔子弟子多仕於衞。衞君欲孔子上レ政。子路云云。其意以謂。孔子非輒拒一レ父矣。諸儒不據以爲一レ説者。子貢問夷齋。以知孔子不一レ衞君。而今則欲之以正一レ名。彼此矛楯。義不通。且考之左氏春秋。自輒以哀二年上レ位。及十六年出奔。晉伐之者四。其二。傅云。以范氏之故。其二

page 52


則無傳。然左氏之於經。一再則釋之。數則否。則其無傳者。亦討其與范氏也。吳子藩衞侯之舍者一。傳云。責其緩來。是終輒之世。諸侯未輒拒一レ父者也。至哀三年。齊國夏帥師圍戚。不唯不一レ讓。又助之以攻蒯聵矣。而史遷則云。諸侯數以爲讓。其爲誣妄甚明。故漢儒不取耳。至朱子始云。輒不其父。而禰其祖。名實紊矣。故孔子以名爲先。蓋本於史記而精之。其說若聽。然蒯聵父子之名。正之極難。於是又引胡氏必將其事之本末。吿諸天王。請于方伯。命公子郢而立上レ之之說。以爲正名之策。則有大不然者焉。勿其迂腐無一レ於事。果如其說。待子而爲政者。非出公輒邪。輒之待子爲政。豈有他哉。亦欲國以安一レ身耳。孔子惡其不義。若仕乎。苟仕之。亦當其道以輔上レ之。不仕卽廢己者以立他公子。果如言。父子之名或可正矣。獨奈君臣之義何。易日。機事貴密。君不其臣。臣不密喪其身。今身猶未仕。而先與門人己之君。不唯違明哲保身之義。其操心之嶮。實甚於莽操。稍有人心者。猶不言。而謂聖人爲一レ之邪。且夫廢立大事也。衞國雖衰。猶有巨室世家。孔子以羈旅之臣。一旦欲其君。父兄羣臣。豈肯俯首聽之乎。此皆理勢之顯然者。而千載之下。不有下一人辨其非。抑亦何也。疏遠於事也。邢本作於事。今從皇本
朱注
衞君謂出公輒也。是時魯哀公之十年。孔子自楚反乎衞。」是時出公不其父而禰其祖。名實紊矣。故孔子以名爲先。謝氏曰。正名雖衞君而言。然爲政之道。皆當此爲一レ先。」迂謂遠二於事情。言非今日之急務也。」野謂。責其不疑。而率爾妄對也。」楊氏曰。名不其實則言不順。言不順則無以考一レ實。而事不成。」范氏曰。事得其序之謂禮。物得其和之謂樂。事不成則無序而不和。故禮樂不興。禮樂不興則施之政事皆失其道。故刑罰不中。」程子曰。名實相須。一事苟則其餘皆苟矣。〇胡氏曰。衞世子蒯聵。恥其母南子之淫亂。欲之不果而出奔。靈公欲公子郢。郢辭。公卒夫人立之。又辭。乃立蒯聵之子輒以拒蒯聵。夫蒯聵欲母。得罪於父。而輒據國以拒父。皆無父之人也。其不國也明


page 53


矣。夫子爲政。而以名爲先。必將其事之本末。吿諸天王。請于方伯。命公子郢而立之。則人倫正。天理得。名正言順而事成矣。夫子吿之之詳如此。而子路終不喩也。故事軱不去。卒死其難。徒知食焉不其難之爲上レ義 而不輒之食非義也。 樊遲請バント。子曰。吾不老農。請ツクルヲ。曰。吾不老圃

集解 
馬融日。樹五穀稼。樹菜蔬圃。
集疏 
陸徳明云。圃布古反。又音布。邢昺云。弟子樊須。請於夫子學播種之法。欲以教一レ民也。翟灝云。史記弟子傳無爲字

樊遲出。子曰。小人ナルカナ樊須。上好メバ。則民莫敢不一レ。上好メバ。則民莫敢不一レ。上好メバ。則民莫敢不一レ

集解 
孔安國日。情情實也。言民化於上。各以實應。
集疏 
邢昺云。謂其不禮義。而學農圃。故日。小人也。

クバ是。則四方之民。襁シテ其子而至ラン矣。焉ヒン

集解 
包咸日。禮義與信。足以成一レ徳。何用稼以敎一レ民乎。負子之器日襁。
集疏 
皇侃云。襁者以竹爲之。或云。以布爲之。今蠻夷猶以布把兒。負之背也。陸徳明云。経又作襁。同。段玉裁云。古経褓字從糸。不衣。説文襁字。乃淺人不其解而妄噌乃。
 
樊遲蓋憂民貧力乏。田圃多荒。欲下學農圃以敎一レ之。觀孔子所一レ答。其意自見矣。爲治也。種之日稼。種菜日圃。稼屬人功。故稼上不爲。史記無爲字非也。皇本爲圃下有子字。今從邢本。負子之器日襁。今本作負者以一レ器。今從仲尼弟子列傳集解所一レ引。
朱注 
五穀稼。種蔬菜圃。小人謂細民。孟子所謂小人之事者也。禮義信。大人之事也。好義則事合宜。情誠實也。敬服用情。蓋各以其類而應也。襁織之。以約子兒於背


page 54


者。○楊氏曰。樊遲遊聖人之門。而問稼圃。志則陋矣。辭而闢之可也。待其出而後言其非何也。蓋於其問也。自謂農圃之不一レ如。則拒之者至矣。須之學疑不此。而不問。不三隅矣。故不復。及其旣出。則懼其終不一レ喩也。求老農老圃而學焉。則其失愈遠矣。故復言之。使前所言者意有一レ在也。

子曰。誦スレドモ詩三百。授ルニシテ。使シテ於四方。不ンバ專對スル。雖ナニ

集解
何晏曰。專猶獨也。
集疏
皇侃云。不文。背文而念曰誦。詩有三百五篇三百全數也。達猶曉也。詩有六義。國風二雅。並是爲政之法。袁氏曰。古人使。賦詩而答對。物茂卿云。聘記曰。辭無常。鄭玄注。大夫使。受命不辭。是使四方。所三以貴能專對也。

閨門之道。在二南。富民之道在邠風。平天下。接諸侯。待羣臣之道。在大小雅。頌乃功成治定之事。而得失治亂之承情。變風變雅悉之、此皆爲政之師也。凡詩婉而成章。言之者無罪。聽之者足以戒。資以爲言語之法。達意解紛不難。故誦詩三百。可以達一レ政。亦可以專對也。
失注
專獨也。詩本人情物理。可以驗風俗之盛衰政治之得失。其言溫厚和平長於風諭。故誦之者、必達於政而能言也。○程子曰。窮經將以致一レ用也。世之誦詩者。果能從政而專對乎。然則其所學者。章句之末耳。此學者之大患也。

子曰。其身正シケレバ。不シテ而行ハレ。其身不レバカラ。雖スト

集解
何晏曰。令教令也。

子曰。魯衛之政兄弟也。

集解
包咸曰。魯周公之封。衞康叔之封。周公康叔。既爲兄弟。康叔睦於周公。其國之政。亦如兄弟
集疏
皇侃云。周公康叔是兄弟。當周公初時。則二國風化政。亦俱能治。化如兄弟。至周末。二國風化俱


page 55


惡。亦如兄弟。故衞瓘日。言治亂略同也。

魯衞之政兄弟。據當時而言。包言周公康叔者。推本其初。非并論周初也。皇本無也字。今從邢本。皇疏周初時與周末對。公字疑衍。
朱注
魯周公之後。衞康叔之後。本兄弟之國。而是時衰亂。政亦相似。故孔子嘆之。

子謂公子荊。善ルト

集解
王肅日。荆與𨙊瑗史鰌。並爲君子
集疏
皇侃云。吳公子札出聘于上國。適衞。說𨙊瑗。史狗。史鰌。公子荆。公子叔。公子朝。日。衞多君子。未患也。邢昺云。善居室者。言家理也。物茂卿云。居者如貨之居。室者如左傳奪其室之室。蓋謂家財也。凡百器財。服玩車馬奴僕。合名爲室。翟灝云。金文淳蛾術編日。春秋末。魯亦有公子荆。哀公庶子也。左氏哀二十五年傳。公子荆之母嬖。公立爲夫人。而以荆爲大子。國人始惡之。其人蓋無取。論語記孔子稱公子荆。特加衞字。嫌魯公子。故別白之耳。按。語中所見人名。特以國係之者。公子荆與公孫朝耳。春秋時公孫朝亦不僅衞有一レ之。魯有成大夫公孫朝。見昭二十六年傳。楚有武城尹公孫朝。見哀十七年傳。鄭子産有弟日公孫朝。見列子楊朱篇。記語者。公孫朝上亦系以衞。豈得意乎。

ルニ。日苟ヘリ矣。少ルニ。日苟矣。富サカンニルニ。日苟ナリ矣。

集疏
皇侃云。此是善居室之事。始有謂居初有財帛也。日猶云也。苟苟且也。苟且非本意也。于時人皆無而爲有。虛而爲盈。奢華過實。子荆初有財帛。不敢言己才力所一レ招。但云。是苟且遇合而已。朱熹云。苟聊且粗略之謂。合聚也。完備也。言其循序而有節。不以欲速盡美累其心。
朱注
公子荆衞大夫。苟聊且粗略之意。合聚也。完備也。言其循序而有節。不速盡一レ美累其心。○楊氏日。務爲全美。則累物而驕吝之心生。公子荆皆日苟而已。則不外物上レ心。其欲易足故也。


page 56   子適。冉有僕タリ

集解孔安國曰。孔子之衞。冉有御也。

子曰。庶ナル矣哉。

集解孔安國曰。庶衆也。言衞民衆多也

冉有曰。旣ナリ矣。又何ヲカヘン焉。曰富サン。曰旣メリ矣。又何ヲカヘン焉。曰敎ヘン

集疏范甯云。衣食足。當義方也。
足利古本敎之下。有王肅曰民富然後敎義也。衣食足後知辱。十六字。冉有僕。皇本作冉子
朱注僕御車也。庶而不富。則民生不隧。故制田里。薄賦斂以富之。富而不敎。則近於禽獸。故必立學校。明禮義以敎之。〇胡氏曰。天生斯民。立之司牧。而寄以三事。然自三代之後。能舉此職者。百無一二。漢之文明。唐之太宗。亦云庶且富矣。西京之敎無聞焉。明帝師重傅。臨雍拜老。宗戚子弟莫學。唐太宗大召名儒廣生員。敎亦至矣。然而未敎也。三代之敎。天子公卿躬行於上。言行政事皆可師法。彼二君者其能然乎

子曰。苟ラバフル。朞月而ミニテナリ也。三年有ラン

集解孔安國曰。言誠有我於政事。朞月而可以行其政敎。必三年乃有成功也。
集疏皇侃云。苟誠也。朞月謂年一周也。可者未足之辭也。
堯典曰。三載考績。三考黜陟幽明。治職三年。其人能否功罪可得而考。故古者三載一考。此云三有成。蓋亦據古法而言
朱注朞月謂周一歳之月也。可者僅辭。言綱紀布也。有成治功成也。 尹氏曰。孔子嘆當時莫能用己也。故云然。愚按史記。此蓋爲衞靈公不而發。

子曰。善人ヲサムルコト百年ナラバ亦可以勝殘二去矣。

集解王肅曰。勝殘者。勝殘暴之人。使惡也。去殺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page 57


者。不刑殺也。

ナル哉是言也。

集解孔安國日。古有此言。孔子信之。
集疏皇侃云。勝殘謂
政敎理勝。而殘暴之人不一レ起也。去殺謂復刑殺也。
此必有指矣。今不考。徂徠云。豈謂楚先君乎。恐未レ:然。勝殘暴之人。邢本脱勝字。今
皇本。孔子信之。皇本作故孔子信一レ之。今從邢本。:
朱注邦百年。言相繼而久也。勝殘化殘暴之人。使レ:惡也。去殺謂民化於善。可以不上:
刑殺也。蓋古有是言。而夫子稱之。程子日。漢自高惠:于文景。黎民醇厚。幾致刑措。庶
乎其近之矣。◯尹氏日。勝殘去殺。不惡而已。善人之功如是。若二:夫聖人。則不百年。其
化亦不此。

子日。如有リトモ王者。必世二シテナラン

集解孔安國日。三十年日世。如有命王者。必
三十年。仁政乃成。
集疏皇侃云。必須世者。舊被
惡化之民已盡。新生之民得三十年。則所稟聖化易成。故顔延之日。革命之王。必漸化:レ物。
善道亂之民。未道爲一レ化。不:威刑之用。則仁施未全。改物之道。必須レ:世。使
正化德敎。不暴亂。則刑罰可措。仁功可成。
古者四十而仕。七十致事。故三十年日世。仁者謂仁澤滿四海一民無レ:其所。與
年有一レ成。自有間焉。故非三十年之久。雖聖人亦有:能也。
朱注王者謂聖人受命而興也。三十年爲一世。仁謂敎化浹一:也。程子曰。周自文武于成
。而後禮樂興。卽其效也。○成問三年必世。遲速不同何也。程子曰。三年有成。謂法度紀
綱有成而化行也。漸民以仁。摩民以義。使之浹二:於肌膚。淪於骨髓。而禮樂可興。所謂仁也。
此非積久。何以能致。

子日。苟クセバ其身矣。於レ:乎何ラン。不ンバクスル其身:。如スコトヲセン

集疏皇侃云。苟誠也。言誠能自正其身。則爲政不難。故日何有。

page 58



政者正也。故曰。如人何。

冉子退


集解
周生烈曰。謂於魯君也。

集疏
皇侃云。冉子爾時仕季氏。且上朝於魯君。當是季氏。冉有從之朝魯君也。邢昺云。鄭玄以冉有臣於季氏。故以朝爲季氏之朝。翟灝云。周應賓九經考異曰。内府本作冉有。韓氏筆解同。集説集編纂話三本。俱作冉有。按。此章與衛章。並當冉有上レ是。而魏書高閭傳詩鄭風緇衣正義。禮記少儀正義。文選吳質答魏大子牋注引文。亦爲冉子。集解釋文。石經諸本。均未別作冉有

子曰。何オソキ。對曰。有政。


集解
馬融曰。政者有改更匡正

子曰。其ナラン也。


集解
馬融曰。事者凡所行常事。

集疏
邢昺云。昭二十五年左傳曰。爲政事。庸力行務以從四時。杜預曰。在君爲政。在臣爲事。杜意據此文。毛奇齡云。北魏帝問高閭論語稱冉子退朝。曰有政。子曰。其事也。何者爲政。何者爲事。對曰。政者上之所行。事者下之所綜也。

モシラバ政。雖モチヒ。吾其カン


集解
馬融曰。如有政非常之事。我爲大夫。雖任用。必當與聞之。


集疏
欒肇云。按稱政事冉有季路。未其名而能職其事。斯蓋微言。以譏季氏専一レ政之辭。若以家臣無政之理。則二三子爲宰。而問政者。多矣。未夫子有一レ譏焉伊藤源佐云。古者大夫雖仕。國有大政。必與聞之。物茂卿云。按司馬典邦政。則爵賞刑罰。田獵出師之類。凡大事皆謂之政也。毛奇齡云。左傅哀十一年。季孫欲田賦。仲由冉有訪于仲尼。曰丘不識也。三問。曰子爲國老。待子而行。若之何子之不言也。此卽與聞之證。

哀十一年左傅。齊人伐魯。季孫使冉求從於朝。俟於黨氏之溝。武叔呼而問戰焉。戰爭大事。孟孫叔孫。又不戰季孫特使冉求從於朝。而猶不敢造於朝。則陪臣平日不於公知矣。玄以爲季氏之私朝是也。顔魯請子車以爲之鞹。陳成子弑簡公。孔子皆云。以吾從大夫之後。以其爲國老也。則魯雖孔子。猶以大夫之也。鄕飮酒禮。遵者降降

page 59

席。東南面。注遵者謂此郷之人仕至大夫也。主人所栄而遵法。因以爲名。常人猶然。況於孔子乎。然公朝之事。無大小必與聞之。與仕者何分。且朝未事者。孔子問何晏。而冉求答以政。明非常事也。故馬融以爲改更匡正。其説洵是也。孔子言此者。李氏議大政於私朝。而不之當問之人。其専擅可知矣。而冉求不以爲非。故以喩之。且以戒李氏也。
朱注
冉有時爲李氏宰。朝李氏之私朝也。晏晩也。政國政。事家事。以用也。禮大夫雖事。猶得聞國政。是時李氏専魯。其於國政。蓋有同列於公朝。而獨與家臣於私室。故夫子爲知者而言。此必李氏之家事耳。若是國政。我嘗爲大夫爲。雖爲用。猶當與聞。今既不聞。則是非國政也。語意與魏徴獻陵之對略相似。其所以正名分李氏。而教冉有之意深矣。
定公問。一言ニシテ而可キコト。有ルカコレ。孔子對曰。言クナル是。其チカキ

集解
王粛曰。以其大要。一言不正興國也。幾近也。有一言可國也。
集疏
皇侃云。若是者。猶此也。答曰。豈有一言而興得邦國乎。言不頓如此也。幾近也。然一言雖即使興。而有於興邦者。故云。其幾也。朱熹云。幾期也。詩曰。如幾如式。言一言之間。未以如此。而必期其效。翟灝云。論語辨惑曰。幾近也。即下文不幾乎之幾耳。其幾也三字。自爲一句。一言得失。何遽至於興喪。然有之者。此意甚明。
人之言曰。爲ルハ君難。爲ルハ臣不カラ。如知ラバ君之難キヲ也。不カラ乎一言ニシテ而興スニ

集解
  孔安国曰。事不一言而成。如知此。則可近也。
曰。一言ニシテ而可キコト以喪ルカコレ。孔子對曰。 言以如クナル


page 60


是其幾也。人之言日。予無乎爲ルテ一レ君。唯其ウテ而莫

集解 
孔安國日。言無於爲一レ君。所樂者唯樂其言而不一レ違也。
集疏 
翟灝云。義疏本莫予違上。更有樂字。據孔氏注所樂者惟樂其言而不一レ違。似此句當更有樂字

ニシテ。而莫。不亦善カラ。如モシ不善ニシテ而莫。不カラ乎一言ニシテ而喪フニ一レ

集解 
孔安國日。人君所言善。無之者。則善也。其所言不善。而無敢違之者。則近一言而喪一レ國也。
集疏 
翟灝云。韓非子難篇。晉平公與羣臣飮。飮酣。喟然歎日。莫人君。惟其言而莫之違。師曠侍坐于前。援琴撞之。日啞是非人者之言也。夫子擧平公成言。以爲定公戒也。上文興邦之言。亦郎大禹謨后克艱厥后。臣克艱厥臣二語之變。足以相明
 
朱子引詩。幾訓期。於其幾極穏。然其幾之幾郎不幾之幾。上云不期。下云可期。語意相觸。孔訓近似長。邢本作一言而喪一レ邦。無可以二字。今從皇本。皇本莫予違上有樂字。翟據孔注。以樂字是。按。孔注補經意。故惟下加樂字。如經有樂字。亦當唯下。不而下。皇本衍耳。今從邢本。爲君難。爲臣不易。當時有此言也。故孔子引之。翟以爲大禹謨后克艱厥后。臣克艱厥臣之變語。不知大禹謨僞書。取此章而妄撰之。非孔子取彼語而變上レ之也。凡古書問人言諸者。皆擧傅聞而質之也。則一言興喪。當時亦有此言也。一言而可以喪一レ邦。邢本無以字。朱本可以二字倶無。今從皇本
朱注 
幾期也。詩日。如幾如式。言一言之間。未以如此而必期ソ其效」爲君難云云。當時有此言也。」因此言而知君之難。則必戰戰兢兢。臨深履薄。而無一事之敢忽。然則此言也。豈不以必期於興一レ邦乎。爲定公言。故不及臣也。」言他無樂。惟樂此耳。」范氏日。如不善而莫之違。則忠言不於耳。君日驕而臣日諂。未邦者也。〇謝氏日。知君之難

page 61

則必敬謹以持之。惟其言而莫予違。則讒諂面諛之人至矣。邦未必遽興喪也。而興喪之源分於此。然此非微之君子何。足以知之。

葉公問政。子曰。近者說ベバ。遠者來

集疏
皇侃云。言爲政之道。若能使近民懽悦。則遠人來至也。朱熹云。被其澤則說。聞其風則來。然必近者說。而後遠者來也。

楚方與呉力争諸候。務欲遠人。故孔子以此告之耳。
朱注
音義並見第七篇」。被其澤則説聞其風則來。然必近者說。而後遠者來也。

子夏爲莒父

集解
鄭玄曰。奮説云。莒父魯下邑。
集疏
郝敬云。春秋定公十四年。城莒父。蓋公也邑。

子曰。無スルナラン。「小利。欲セバ速。則不。見小利。則大事不

集解
孔安國曰。事不以速成。而欲其速。則不達矣。見小利。妨大事。則大事不成。
集疏
林希元云。譬如十日之程。必照程行。一日一程。得盡時自然到得。今不程行。一二日就要到。必敝車隤馬傷足。而反不到。故曰不達。
朱注
莒父魯邑名。欲事之速成。則急遽無序。而反不達。見小者之爲利。則所就者小。而所失者大矣。○程子曰。子張問政。子曰。居之無倦。行之以忠。子夏問政。子曰。無速。無小利。子張常過高而未仁。子夏之病常在近小。故各以己之事之。

葉公語リテ孔子曰。吾黨直躬トイフ

集解
孔安國曰。直躬直身而行。
集疏
陸徳明云。躬鄭本作弓。云直人名弓。倅頤煊云。案呂氏春秋當務篇。異哉置躬之爲信也淮南氾論訓。直躬其父攘羊。而子證之。高誘注。直躬楚葉縣人也。誘盧植門人。植與鄭同師馬融。故誘亦以直人名躬。與鄭注同。

其父ヌスミ。而子證

集解
周生烈日。有因而盗曰攘。


page 62

孔子曰、吾黨之直ナリ於是。父タメ。子父隱。直キコト其中矣。


集疏 
皇侃云。今王法則許朞親以上。得相爲隠。不其罪。合先王之典章

人性直。一直字足矣。不必加身字。故孔子云吾黨之直者。不復言一レ躬可直是直者。躬是其名。況有韓非淮南可一レ證。鄭注洵是。父子相為隠。非直也。而直之義存焉。故曰。直在其中矣。凡言其中者。皆傚此。
朱注
躬直身而行者。有因而盗曰攘。父子相隠。天理人情之至也。故不直。而直在其中。○謝氏曰。順理為直。父不子隠。子不父隠。於理順邪。瞽瞍殺人。舜竊負而逃。遵海濱而處。富是時。愛親之心勝。其於直不直何暇計哉。


樊遅問。子曰。居處恭。執リテ事敬。與人忠ナラバ。雖ユクト 夷狄。不也。



集解
包威曰・雖夷狄無禮儀之處。猶不棄去而不一レ行也。
集疏
皇侃云。樊遅問仁者。問孔子行仁之道也。物茂卿云。居處恭。執事敬。興人忠。猶如敬恕仲弓也。孔子非之仁。言行仁政先脩其身也。
朱注
恭主容。敬主事。恭見於外。敬主乎中。之夷狄棄。勉其固守而勿一レ失也。○程子曰。此是徹上徹下語。聖人初無二語也。充之則啐面盎背。推而達之。則篤恭而天下平矣。胡氏曰。樊遅問仁者三。此最先。先難次之。愛人其最後乎。


子貢問曰。何如ナル矣。子曰。行フニ恥。 


集解
孔安國曰。有恥有為也。使シテ於四方。不君命。可矣。

 

集流
李充云。居正情者當遅退。必無者其唯有恥乎。是以當其宜一レ行。則恥己之


page 63

一レ及。及其宣一レ止。則恥己之不一レ免。爲人臣。則恥其君不一レ堯舜。處濁世。則恥獨不一レ君子言。則恥躬之不一レ逮。是故孔子之稱丘明。亦貴其同恥義。苟孝悌之先者也。古之良使者。受命不辭。事有權宜。則與時消息。排患釋難。解紛挫鋭者可良也。朱熹云。此其志有爲。而其材足以有一レ爲者也。

曰敢其次。曰宗族稱史孝焉。鄉黨稱焉。

集疎
朱熹云。此本立而材不足者。故爲其次

曰敢問其次。曰言ヘバ必信。行ヘバ必果。硜硜然トシテ小人ナル哉。抑亦可以為一レ

集解
鄭玄曰。行必果。所行必敢爲之硜硜者小人之貌也。抑亦其次。言可以爲一レ次也。
集疎
皇侃云。硜硜堅正難移之貌貌也。抑語助也。凡事欲强使相關。亦多云抑也。言此小行。亦强可士之次也李充曰。言可覆。而行必成。雖小器。取其能有一レ立。翟灝云。孟子悻悻然見於其面。句引論語悻悻然小人哉證。孫氏音義曰。悻字或作𢙼。然論語音鏗。

曰今之從何如。子曰。噫。斗サウ之人何ランフルニ

集解
鄭玄曰。噫心不平之聲。筲竹器。容斗二升。算數也。
集疎
陸德明云。算本或作筭。伊藤源佐云。子貢以己有恥。不君命。難其人。以爲以此爲士。則自此以下者不士。然則人或有棄材。故再問其次。至於今之從政者何如。蓋𦦙其所滿意者。而質之夫子也。孔門之學者不敢自是己意輕可否人也如此。
朱注
此其志有不爲。而其材足以有一レ爲者也。子貢能言。故以使事之。蓋爲使之難。不獨貴於能言而已。」敢問其次云云。此本立而材不足者。故爲其次。」果必行也。硜硜小石之堅確者。小人言其史記量之淺狹也。此其本末皆無觀。然亦不其爲自守也。故聖人猶有取焉。下此則市井之人。不復可一レ士矣。」今之從政者。蓋如魯三家之屬。心不平聲斗量


page 64

名。容十升。筲竹器。容斗二升。斗筲之人。言鄙細也。算數也。子貢之問毎下。故夫子以是警
之。○程子曰。子貢之意。蓋欲皎皎之行於人者。夫子告之。皆篤実自徳之事。

子曰。不ンバ中行而與上レ。必也狂狷乎。

集解
包咸曰。中行行能得其中
者。言不中行。則欲狂狷者

狂者ンデ。狷者也。

集解
包咸曰。狂者進取於善道。狷者守節無為。
此二人者。以時多進退。取其恆一者也。
集疎
江煕曰。狂者知進而不退。知取而不與狷者急狭。能有為。皆不中道也。然
其天真為偽也。季世澆薄。言與実違。背心以悪時。飾詐以誘物。是以録狂狷之一法
也。

此章之義。孟子釈之詳矣。江煕分進取而二之。非也。有為。即孟子所謂不不絜
包咸云。守節無為。亦非。
朱注
行道也。狂者志極高而行不掩。狷者知未及而守有余。蓋聖人本欲中道之人
上レ之。然既不得。而徒得謹厚之人。則未必能自振抜而有一レ為也。故不若得此狂狷之人
猶可其志節。而激厲裁抑之以進於道。非其終於此而已也。○孟子曰。孔子豈不
中道哉。不必得。故思其次也。如琴張会晳牧皮者。孔子之所謂狂也。其志嘐嘐然。曰古
之人古之人。夷考其行而不掩焉者也。狂者又不得。欲不潔之士而與甲レ之。之狷
也。之又其次也。

子曰。南人有ヘル。曰。人ニシテ而無クンバ恆不巫醫

集解
孔安國曰。南人南
國之人也。鄭玄曰。言巫
醫不常之人也。
集疎
皇侃云。巫接事鬼神者。醫能治人病者。南人旧有言。云人若
用行不恆者。則巫醫為治之。不差。故云不
巫醫也。一云。言不使恆之人為巫醫也。

哉。

集解
包咸曰。善
南人之言也。

ンバニセ

page 65


。或ススム

集解
孔安國曰。此易恆無卦之辭也。言徳無
集疏
皇侃云。言人若爲徳不恆。則必羞辱承之。羞辱必承。而云或者。或常也。言羞辱常承之也。何以知或是常。按詩云。如松栢之茂。無爾或承。鄭玄曰。或常也。老子曰。湛兮似或存。河上公注云。或常也。

子曰。不ノミ矣。

集解
鄭玄曰。易所以占吉凶也。無恆之人。易所占也
集疏
皇侃云。禮記云。南人有言。曰人而無恆。不以爲卜筮古之遺與。龜筮猶不知也。而況於人乎。是明兩人有兩時兩語孔子兩稱之。而禮記論語。亦各有録也。張栻云。不占謂理之必然不占決而可上レ知也。物茂卿云。不其徳以下。當別爲一章。
以作巫醫。皇疏一通。本於衛瓘。失之遠矣。易所以占吉凶。不其徳。其凶決矣。故不占而巳矣。物徂徠謂不其徳以下。當別爲一章是也。兩章意相類。故編輯者連記。後誤合爲一章耳。善哉諸本作善夫。今從足利學宋本
朱注
南人南國之人。恆常久也。巫所以交鬼神。醫所以寄死生。故雖賤役。而尤不以無一レ常。孔子稱其言而善之。不恆其徳二句。易恆卦九三爻辭。承進也。子曰不占云云。復加子曰。以別易文也。其義未詳。楊氏曰。君子於易。苟玩其占。則知常之取一レ羞矣。其爲無常也。蓋亦不占而巳矣。意亦略通。

子曰。君子シテ而不。小人シテ而不

集解
何晏曰。君子心和。然其所見各異。故曰。不同。小人所嗜好者同。然各爭其利。故曰。不和也。
集疏
郝敬云。晏子言和。主于不一レ同。君子所謂和。不伺不同。論其理。理同。都兪和也。理不同。吁咈亦和也。
朱注
和者無乖戻之心。同者有阿比之意。◯尹氏曰。君子尚義。故有同。小人尚


page 66


子貢問。曰郷人皆之ヨミセバ。何如。曰。 未ナラ也。郷人皆之マバ 何如子曰。未ナラ也。不郷人之善者好ミシ 其不善者悪ムニ

集解
孔安或曰。人善己。悪人悪己。是善善明。悪悪著也。
足利古本。句末悪之下有也字長。
朱注
一郷之人。宜公論矣。然其間亦各以類自焉好悪也。故善者好之而悪者好不則必其有苟合之行悪者悪之而善者不好。則必其無可之實

子曰。君子クシデ 而難ヨロコバセ也。

集解
孔安或曰。不備於一人故易事。

バスニ之不レバデセ。 不也。 及ビテ其使フニ一レニス

集解
孔安或曰。度才而官之。

小人難クシテ而易バセ也。説バスニテセ也。及ビテ其使フニ一レハランコレ

集解
翟灝云。先聴齋講録曰。君子厚重簡黙。苟於義分説。有相封終日不一言。似乎深沈不一レ測。而使人平易。絶無苛求。小人喋喋然。論議蠭發。非義所一レ説。亦説之。而一経使人。苛求不已。讃説始悦反。接二十篇所有説字。義疏多从心作悦。濁此六説字倶同監本言。古之師傳。應<suレ有此説始悦反者矣。然説興事封待反覆。讃始悦。則甚不融洽
朱注
之請其材器而使一レ之也。君子之心公而怒。小人之心私而刻。天理人欲之間毎相反而已矣。

子曰。君子泰ニシテ而不ニシテ而不ナラ

集解
何晏曰。君子自縦泰。似驕而不驕。小人拘忌。而實自驕矜。
集疏

page 67

page 68

皇侃云。言爲士之道。須切磋。又須和從也。翟云。義疏本下有。文選曹
植求親親表注。引論語兄弟怡怡如也。初學記。大平御覧述文。皆有如也二

朋友亦有怡怡之時
兄弟或不切切偲偲。此舉其所一レ主而言レ:之耳。
邢本作兄弟怡
。無如也二字。今從皇本
朱注
胡氏曰。切切懇到也。偲偲詳勉也。怡怡和悅也曾子路所足。
故告之。又恐其混
一レ施。則兄弟有恩之禍.朋友有善柔之損。故又別而言之。

子曰。善人教民七年。亦可以卽一レ我矣。

集解
包咸曰。卽戒就兵。可以攻戰也。
集疏
江熈云。子曰。苟有我者
朞月而已可也。三年有成。善人之教。不機理。倍於聖人。亦可成。六年之外。民可用也。
皇侃云。亦可者未全好之名。朱熹云。敎民者教之孝弟忠信之行。務農以講武之法。民知
其上死其長。故可以卽一レ戒。

僖二十七年左傅曰。晉侯始入。而教其民二年。
之。子犯曰。民未義。
其居。於
是乎。出定襄王。入務民。民懷生矣。將之。子犯曰。民未禮。未其共。於是乎
大蒐。以示之禮。作執秩。以正其官。民聽不惑。而後用之。出穀戍。澤宋圍。一戰而霸。文之教
也。二十八年城濮之戰。晉侯登有莘之虛以觀師。曰少長有禮。其可用也。是忠信禮義。戰節。坐作擊刺
之法。然則此及下章敎民云者。必兼忠信禮義與進退汾合坐作擊刺而言
之。自文武分一レ科儒者忌兵。不知古之賢士大夫。入相出將。末材兼文武-者。故冉有
季氏守禦之法。蘿古名將。不其右蓫能以偏師齊師。不素習而能乎。
孔子言軍旅之事未之學者。特有爲而言焉耳。

page 69

page 70

論語集説巻四終